你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中心 > 不能没有你

不能没有你

admin 发布于 2016-12-12 11:52
《不能没有你》-搜狐母婴《不能没有你》-搜狐母婴

  就算别的事情辛迪都不明白,有一件事情她还是懂得;家里没地方养狗。

  不过她还是抱起小狗,把它塞进挎包,往家走去。

  就算别的事情辛迪都不明白,

  有一件事她还是懂的;绝对不能让任何人发现她的小狗。

  所以她蹑手蹑脚地上了楼,

  溜进了自己的房间。

  “是你吗?辛迪?”

  “是的,沃森夫人。”

  “怎么这么晚?晚饭都快凉了!”

  “我马上下来,沃森夫人。”

  小狗懂事地躲到了床下。

  辛迪坐在大大的餐桌旁,别人都快吃完了。

  她偷偷把吃剩的菜用餐巾纸包了起来。

  “辛迪,来块蛋糕吧?”

  “不了,谢谢!”辛迪推开吱吱作响的木椅子,匆匆上楼去了。

  楼上,辛迪的房间里,小狗狼吞虎咽地吃着剩菜。

  “小狗狗,哦,小乖乖。”辛迪轻声呼唤着。

  就算别的事情都不明白,这件事她还是懂的,这是她的小狗。

  当当当??有人敲门。“辛迪!”

  辛迪慌忙将小狗塞进壁橱。

  房门被推开了,他们总是这样随便打开她的房门。从不等她回应。

  “辛迪,约翰已经把餐具擦干净了,你去收起来吧!”

  辛迪来到厨房里,一边在心里默念:千万不能摔盘子,辛迪!只许想盘子!不许想小狗狗!

  辛迪回到房间。“咦,小狗狗,你干什么啦?”

  她跟在小狗后面,又打又拖。

  辛迪睡着了,小狗蜷缩在她的身边,盖着她的毯子。

  就算别的事情都不明白,有一件事情她还是懂的,这只小狗是她最好的伙伴。

  铃铃铃??

  起床,辛迪!要快!穿好衣服,去上班!小狗狗怎么办?对??带上它!带上它!

  辛迪一边忙碌着在心里默念......

  辛迪上班的地方是一所安养院,也叫临终关怀医院。

  她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扫卫生:用簸箕、水桶,还有消毒剂,把每一层楼,每一个房间,上上下下,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。

  辛迪喜欢这份工作。她喜欢把东西擦得很干净、锃亮。

  辛迪把小狗装进胸前大大的黄色围裙里,从壁橱里拿出扫帚,拖把和打蜡器,开始工作:走廊、楼梯、房间......里里外外、上上下下,全都清扫一遍。

  辛迪将小狗放到简先生的床上。

  “哦,天哪,是一只小狗!”

  “您能看见它吗?”

  “看不清,只能看见一团黑影,还有些白色的花纹。”

  辛迪露出她迟钝的笑容:“嗯,我第一次见到它时,也是这么觉得,一团黑影。带着白花花,对,就叫它花花吧。”

  中午,辛迪坐在后院的草坪上吃午餐,花花要了几口面包,然后在草地上东闻闻,西嗅嗅,下午,新都继续把它兜在围裙里干活儿。

  辛迪到家时,所有人都冲她嚷。

  “辛迪,怎么搞的?你的房间里又脏又臭!昨晚你带了什么东西回来?”

  辛迪不说说话。

  她紧咬着嘴唇,屏住呼吸,眼睛斜瞟着别处。

  “辛迪,你可别做傻事情!”

  辛迪想走开,却被挡住了去路,有人翻开她的拎包,一把揪出了小狗。

  “把花花还给我!”

  “辛迪,你清醒一点儿!”

  他们带走了小狗,理由很充分。

  “辛迪,你没法养狗,你设法照顾它,你整个白天都在上班,你上班的时候,小狗怎么办呢?”

  “我带它一起去!”辛迪回答。但是她的话里立刻被淹没在一片反对声中。辛迪闭上眼睛,她受不了。她听见人们在说“动物保护协会”“好去处”什么的。辛迪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,她开始嘤嘤的啜泣。虽然她并不想哭。

  “回你自己的房间去,辛迪!”

  第二天,简先生支撑着从床上坐起来。

  “辛迪,花花呢?”

  “你要上班,小狗狗怎么办呢,盈丰国际?你没法照顾小狗狗,你不能养狗。”辛迪嘟囔着,她越说越生气。

  简先生默默地躺回了床上。

  吃过午饭,辛迪回到简先生的房间。

  “动物保护协会是什么?”

  “动物保护协会会收容无家可归的小动物,还安排人们领养小动物。”

  “就是给动物找个去处吗?”

  “对!”

  辛迪吸了吸鼻子又问:“在哪儿,盈丰国际?”

  “不清楚,好像在东边。”

  辛迪拿了电话簿。

  “简,帮我查查好吗?求求了。”

  “哦,辛迪,我看不见。我没法帮你查。”

  “谁能查?”

  “去问问卡门太太吧。”

  辛迪找到了卡门太太,她总是呆在娱乐室里。卡门太太把动物保护协会的电话号码写在纸条上递给辛迪。她小心翼翼地折起来放好。那地方很远,不过辛迪有一张公交卡。

  就算别的事情辛迪都不明白,有一件事情她还是知道的:她一定能找到哪个地方!

  公交车来了,辛迪把小纸条递给司机看。

  “哦,这里啊,坐9路车,到骑士街下。”公交司机说,“祝你好运!”

  动物保护协会把花花关在笼子里!地板又冷又硬,花花就睡在一堆废报纸里。

  “还说是好去处!”

  下班时间到了,工作人员对辛迪说:“如果想要回小狗,就周六上午10点来。”

  “我周六就把花花抱回来。”辛迪告诉简先生。“动物保护协会周六会把狗送人。”

  周六是安养院的大扫除日。

  “辛迪,你怎么搞的,盈丰国际?你不是喜欢把什么都弄的干干净净的吗?”

  辛迪好像没听见。她刚擦了一遍灰尘,就一阵风似的跑掉了。

  去动物保护协会收养出的柜台前。辛迪一边喘气一边问:“我......我来领我的狗狗。”

  “哪只?”

  “就是我的那只,小小的,黑黑的,还有白色花纹。”

  “很抱歉,所有的狗今天早晨都已经被送掉了,下周再来吧,还会有一批的。”

  辛迪在公园的长凳上坐了很久,难过的感觉挥之不去。每次呼吸,她都觉得心像是被撕扯了一下。就算所有的事情辛迪都能弄明白,可怎们能再找回小狗?她真的不知道,不过辛迪知道,哭,也没有用。

  辛迪揪下一片草叶,夹在两根大拇指之间,放在唇边,吹出一阵阵口哨声。她喃喃地呼唤:“快回来,花花!到这儿来,花花!”

  天色越来越暗,除了家,辛迪别无去处。

  “辛迪”,你的电话留言!

  此时,辛迪已无暇顾及什么留言。她躺在自己的床上,轻轻地啜泣。

  “辛迪,他们让你明天一大早就去安养院,你没捅篓子吧?”

  第二天一大早,辛迪来到安养院,起居室里聚集了好多人。

  简先生也坐着轮椅来了,要知道,他从来不出病房的,连卡门太太也来了!

  “电视坏了吗?出什么事了?我闯祸了?”辛迪觉得很奇怪。

  辛迪再也不想听到什么指责的话了。她索性闭上眼睛,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架势。

  “辛迪,有件礼物要送给你。你看!”

  塞进辛迪怀里的东西暖暖的,软软的,还有个凉凉的鼻尖儿在顶她的下巴。辛迪睁开眼睛。

  “花花!”

  “我们决定把它留在安养院。”简先生说,“为了你,辛迪!也为了我们大家。”

  就算别的事情辛迪不明白,有一件事情她还是懂的。这里,才是小狗最理想的家。

  End-- 每天给孩子讲一个好故事

  绘者罗恩·莱特伯恩,加拿大著名儿童插画家。自从他的作品《等待鲸群》于1991年获得加拿总督文学奖后,他就开始进行大量的创作。他的画笔既能描绘出感人质朴的现实世界,也能绘出绚烂丰富的奇想。他凭借自己的画技而名扬海外,现在和他的伴侣居住在美丽的安纳波利斯山谷中。

  文/橡皮糖爱绘本,转载请注明出处

  微信ID:ixiangpitang

  长按识别二维码,关注橡皮糖爱绘本